您的位置:启明星新闻网 > 明星新闻 > 《陀地驱魔人》与你殊途不同归,却怀念到哭泣

《陀地驱魔人》与你殊途不同归,却怀念到哭泣

发布时间:2020-01-09 11:09编辑:明星新闻浏览(200)

      如果单独拿张家辉来说事,三言两语讲不完,所以就说说影片的故事好了。刚开始看到这个电影名字和主角的那一身纹身海报的时候,以为会是另一部类似麦浚龙的《僵尸》。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两部电影不可同日而语,《僵尸》的出彩在于氛围和画面感的营造,这部电影重在爱情故事的感染。看到开头之处,很快就被略显惊悚的镜头带入恐怖的氛围。但是,当电影情节走到16分左右,发仔(张家辉)家里的电视正播着韩国爱情片,他一边拖地一边对着空椅子拉家常时,我在心里边打了一个嘀咕:分明就是一部人鬼恋的片子嘛。

      一般对于这种题材的影片,我是欲罢不能,再加上文艺式的渲染,我定能深陷其中,久久未能平复。果然,我真的“沦陷了”,张家辉真是实至名归的香港电影主力,不但演的好,故事还写的好,拍的好,玩起文艺风,一样拿捏得当。

      影片有两条故事线:一条是发仔作为一名驱魔师,经常做好事,帮人驱鬼,最后阻止厉鬼复仇。另一条故事线就是他与女鬼江雪的文艺感情线了。那么,既然是一部鬼片,自然就会有属于它的规则,正如歌德所言:世界在秩序中呈现出美。不是鬼就可以随便杀人,不是驱魔师就可以无所不能,而普通人只能听天由命的。在这部电影里面,张家辉用因果轮回,积德报恩来诠释了它的世界规则:

      如果没有留意到这些台词和电影的细节画面,在观看时就容易走入叙事逻辑交代不清的误区,比如:为什么恶鬼几十年之后才来复仇?为什么发仔全身纹满了纹身?其实,这是电影的留白之处,无须花多余的时间来解释这些细枝末节,只用一个闪回的画面或者先前埋下的伏笔来解疑。

      真正浓墨重彩的则是发仔与阿雪的感情线。虽然只有在最后的十几分钟里,影片才把两人过去温馨的朝夕相处,相互嬉闹的画面用闪回的方式渲染两人的人鬼情深。但是,在前半部分的许多细微之处,早已显示了这对几十年来相依度日情似知己更似情侣的心心相许之情,而结尾处的回忆再度让人为之动容。

      当六岁的发仔第一次见到飘在半空中的湿漉漉女鬼阿雪时,不但不害怕,还像个大人一样说:“你要把地板擦干净,不然妈妈会打你了。”眼神坚定,阿雪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朋友。

      阿雪(郭采洁)是一只温柔可爱又楚楚可怜的女鬼,是发仔让她在阳间孤独的飘荡中找到了安慰,因为善良,所以在发仔妈妈抱着他跳楼自杀的时候救下了他,并说:“你不顾大的,也要顾小的”,这句话在影片里面出现两次,第二次是成年的发仔对复仇的厉鬼说的。

      两人在老屋子里一起生活了几十年,早已互相渗透,互相影响。当少年的发仔烧死被野鬼上身的狗,不再让它咬死人的时候,江雪指责他为什么这么残忍,“你这样做,对那些被鬼上身的人和狗都不公平,你可以试下驱赶感化他们嘛”,然后下一秒又变成玛丽苏少女催促发仔赶快回家看电视,因为“今晚播《亲情》大结局,彤彤就要死了,不知道木伹辉怎么办......”

      两个善良的阴阳灵魂相遇碰撞,注定是一场温馨又虐心的人鬼情未了。一个用下一世的阳寿为原本应该死去的角色续命,一个用被续了的命活在世上坚持驱鬼为她积德,希望她能早点投胎,这样美丽的故事每每可以撩动人心,放在张家辉的手里,被演绎的凄美动人,谁说硬汉柔情不足?一蹙一眉,一笑一哭尽显痴汉本色,将韩式浪漫驾驭就轻,那特有的张氏喜剧依然随处可见,郭采洁依然美的就像一只鬼,把江雪演“活”了。

      世间皆有因果轮回,江雪用下一世的寿命为他续命,意味着投胎之后的寿命更短,也许发仔永远遇不到她,从此曾经的拥有只能成为回忆。知道真相之后的他突然惶恐,紧紧抱着被阿雪上了身的女二身体,这一次,不再阴阳相隔,他终于可以触碰到那个相濡以沫的她了,那个每晚看着他入睡的“内鬼”,一幕幕的闪回画面就像黑白胶卷的记录,为两人作最后的告别仪式。

      越是美好的回忆越是残忍的伤感。江雪终于可以提前投胎,这不正是自己作为人生存为之努力的意义么?今后殊途又不同归,自己最终还是一个人了,虽然这是早已明了的结局,但是这一刻的来临,换来的是一场痛哭。

      诚然,正应验了那段话:世界上的感情只有两种,一种是相濡以沫,厌倦到终老,一种是相忘于江湖,却怀念到哭泣。也许只有体会到再次失去的痛苦,才更懂得孤独的可怕吧。人真是个矛盾的动物,卸下了肩上的负担之后,本应欢笑收场,却又同时像被抽空了一样,一切突然没了意义。

      温馨提示:如转载《陀地驱魔人》与你殊途不同归,却怀念到哭泣,请注明出处并加入出处链接,违者必究

    本文由启明星新闻网发布于明星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陀地驱魔人》与你殊途不同归,却怀念到哭泣

    关键词: 明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