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启明星新闻网 > 曝光台 > 我编辑采访撰写《武侠大宗师》一书

我编辑采访撰写《武侠大宗师》一书

发布时间:2020-01-01 02:37编辑:曝光台浏览(110)

      2016年5月14日,因忙于其他事务,有几天没去《奇门遁甲》剧组了。

      

      这天阴雨连绵,本来入夏的热意霍然变得凉爽,我坐地铁到天通苑北,剧组车准时来接,十几分钟便到片场。徐克和袁和平两位导演照例分两组开工,我不打扰,处理些制片事宜之后,来到徐克这组指挥中心,站在后面看他一边盯监视器指导现场,一边手绘分镜头,同时与特效组沟通,忙得不亦乐乎。快半小时过去,他起身去现场,才看到我,咦一声,展颜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从现场回来,又忙了一阵,才有时间和我交流些情况。

      

      这一刻的徐克,总算消停了一会,看着现场忙碌景象,突然转头问我:戏拍得这么辛苦,早知道这样,你还会选择做它吗?

      

      

    徐克

      

      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问我,《奇门遁甲》投资巨大,筹备以来种种原因困难不断,经验丰富如徐克、袁和平、施南生都觉棘手,而作为这部戏的操盘手,我居然还是刚进影坛两三年的新手,面对太多未知的压力和考验,难免无所适从,所以每当徐克这样问起,我也会扪心自问,如果时光可以重来……

      

      动心思

      

      最早起意做《奇门遁甲》,是有感于漫威和DC的西方超级英雄电影席卷全球,就想结合自己的观影体系和审美趣味,打造一部属于中国的超级英雄电影。换言之,这也是好莱坞大潮下,世界各国电影人都面临的课题:如何做到超级英雄本土化。

      

      

    《奇门遁甲》

      

      但问题是,我有此意时,还没有进入电影行业;那是2011年,做了多年指点江山的影评人,又转型成为门户网站专职电影报道的媒体人;隔岸观火久了,终于耐不住,动了一试身手的念头,没半点经验,两眼一抹黑,开始琢磨:做什么?怎么做?

      

      

    魏君子

      

      奇门遁甲,我坚信会是东方超级英雄电影的正确打开方式之一。它是中国古代三大奇书之一,自古相传,从姜子牙,张良,诸葛亮,到李靖,赵普、刘伯温……历代各路名家高人都精通奇门遁甲。奇幻武侠文学当中,奇门遁甲也是大热门,《射雕英雄传》里周伯通被困桃花岛十几年就是黄药师用奇门遁甲布阵;近年各种网络玄幻小说IP以奇门遁甲为神功绝学的设计更是数不胜数。当然还有《捉妖记》中的天师捉妖术,《寻龙诀》中的风水看山术,热门游戏《阴阳师》中的法师幻术,如果追根溯源,都脱胎自奇门遁甲……

      

      有人问了,奇门遁甲究竟是什么呢?从专业角度,由三奇六仪八门九星推衍而生的天文、数理、军事、哲学各种领域研究,甚至婚恋、事业、风水、财运五花八门预测,历朝历代不知有多少人穷极一生都难探究竟;但从电影角度,在我看来,不明觉厉的奇门遁甲集神秘文化、仙侠奇幻、超级英雄之大成,以它做电影片名,类型明确,先入为主,也有想象空间。

      

      

    袁和平导演的1982年版《奇门遁甲》电影海报

      

      有了片名,开始构思故事,期间眼见不少打着东方奇幻旗号的电影陆续问世,观其成败,总结得失;越发坚定绝不能拿来主义,以为只要找到好莱坞制作团队,套些特效模型,连人家的魔幻文化体系、造型风格美学都一味照搬,如此本末倒置,自然唬不到观众。所以,必须坚定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路子,即以中国奇幻文化体系为核心,用当代先进特效技术包装,一百多年前搞洋务运动的前辈提出来的理念,至今依然有效。二十年多前,华语武侠动作片的开山祖师张彻就已寄语去往好莱坞发展徒弟吴宇森:用西方技术,融东方精神——前辈言犹在耳,绝不敢忘。

      

      寻舵手

      

      但问题是,空有理念不行,埋头狂写故事和剧本也不行,拍电影不是写小说,一个人一台电脑或一支笔就可以上演千军万马银河宇宙任意驰骋,它需要集体作业,需要电影工业,更需要一个大神级的灵魂人物统领全局。放眼当今华语影坛,能驾驭东方奇幻这种题材类型并能开疆辟土的,毫无疑问,徐克导演是不二人选!

      

      

     

      

      徐克导演堪称华语类型电影的一代开山怪,他站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巨人肩膀上,施展吸星,将欧美日漫各种类型画风化为己用,他的电影充满奇诡多变的想象力和荡气回肠的侠义情,古为今用,中西合璧,是技术和美学结合的典范。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徐克就开始用特效技术打造东方奇幻风,《新蜀山剑侠》、《倩女幽魂》、《东方不败》、《青蛇》、《蜀山传》各领一时之风骚,影响至今不衰。

      

      

     

      

      

     

      

      在我的青春影迷时代,徐克是无可替代的存在,我对东方奇幻题材的美学趣味基础大多来自他的电影熏陶——既然如此,拍《奇门遁甲》,请徐克掌舵,顺理成章。

      

      但问题是,存着同样心思的不止我一个人,不夸张地说,这个行业拍奇幻题材,项目书拟邀首选一定是徐克,想从排队长龙中杀出一条血路,正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不过,有追日夸父、移山愚公在前,怎么都要试一试。

      

      2012年,为纪念张彻导演逝世十周年,我编辑采访撰写《武侠大宗师》一书,同时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发起张彻大师班论坛和电影展映活动,期间与徐克和吴宇森多有接触。

      

      2013年,两位导演找我参与他们的合作计划,我这影迷终于有机会为心仪多年的偶像工作,雀跃惶恐之余,也鼓起勇气向徐克提出想拍《奇门遁甲》的创意。

      

    本文由启明星新闻网发布于曝光台,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编辑采访撰写《武侠大宗师》一书

    关键词: 曝光台